数字创新软件应用已成趋势,不同的维度看数字化转型

作者:dave 日期:2021-03-08

2020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我国有力有序有效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率先推动复工复产,成为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百万亿元,数字经济作为有力抓手,发挥了重要作用。

从“五度”看我国数字化转型

温度:数字化转型创造智慧新生活

健康码促进多方协同,数字化抗疫成为全国标配。全国一体化政务服务平台推出的健康码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有力支撑使用,超过9亿人申请了健康码,使用次数超过400亿次。健康码有效连接了政府、企业和网民,促进了后台业务协同和政企数据共享,大大提高了我国政府的数字化应急能力和在线政务服务能力。扫码出行成为常态,客观推动了非网民向网民群体的转化。

10亿人共享在线社区,数字化生活成为主流方式。截至2020年年底,我国网民规模达9.89亿,移动用户占绝大多数,10亿网民构成了全球最大的数字社区。大量“非接触”经济形式兴起,网红电商、直播带货快速崛起。与此同时,一些非网民不会使用健康码、不会在线支付、在线购票等问题引起各方关注。实现包容性增长,关注信息无障碍和适老化问题,成为未来数字化包容性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深度:数字化转型构建产业新格局

硬技术迎来政策机遇,数字产业化推动创新发展。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是技术创新,核心技术发展和数字产业化是排头兵。2020年3月,国家出台新基建政策,拉开数字化转型大幕。针对核心技术能力“卡脖子”的紧迫问题,2020年8月,国务院印发《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进一步优化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发展环境。2020年9月,人民银行表示正在稳步推进数字人民币的研发试点工作。

供给侧改革持续加速,产业数字化提供关键驱动。数字技术改造成为新旧动能转换的“催化剂”,传统产业转型升级进入实质阶段,制造业转型升级是产业数字化的“主战场”。2020年,国家陆续发布《关于推动工业互联网加快发展的通知》《工业互联网标识管理办法》等文件,将工业互联网作为国家先进制造产业的重点突破方向。其中,数据新要素的作用备受关注,数字赋能传统产业,提升了我国经济应对复杂国际形势的韧性。

力度:数字化转型加强社会新治理

互联网助力脱贫攻坚,数字化下沉惠及贫困地区。贫困地区通信“最后一公里”被打通,农产品通过电商平台走出大山,一些农村网红通过直播等形式实现脱贫致富,电商实现对832个贫困县全覆盖,远程医疗实现国家级贫困县县级医院全覆盖,全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达99.7%。截至2020年12月,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3.09亿,农村地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5.9%,城乡数字鸿沟进一步缩小。

互联网法规逐渐完善,数字治理优化网络生态。202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草案)》《网络安全审查办法》相继出台,为保护个人信息、保障数据安全、保护个人隐私提供了法律依据。网络综合治理能力不断提升,针对网络内容、网络小贷、电商直播等新兴互联网服务相关领域的法律制度逐步完善。同时,平台企业的反垄断问题提上日程,今年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预防和制止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垄断行为将成为重要方向。

韧度:数字化转型应对国际新形势

全球供应链复杂多变,经济双循环助力防范风险。我国政府与企业积极完善产业生态系统,加强芯片、操作系统等供应链领域的攻关,以实现对外部封锁的“突围”。同时,我国启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格局,积极推进国际数字贸易发展,更高层次地融入全球产业体系分工,大量中国企业布局新能源汽车和智能手机等高新科技产业与综合制造业,进入全球供应链上游。

数字化竞争日益激烈,共同体理念推动全球变革。有专家表示:“中美经济竞争的核心正在向数字经济集中。”围绕人工智能、数据治理、5G网络安全、知识产权、数据安全等,中美之间未来数字经济竞争和规则之争将愈演愈烈。数字进程将成为各主流国际治理机构讨论的重要话题,各国对于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感知将进一步增强。

气度:数字化转型开启发展新篇章

虚实相融形成新空间,智慧城市增强公众获得感。新型智慧城市建设让更多百姓受益。通过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多种技术形成的数字孪生城市,将城市映射到网络空间,为城市进行数字画像,让城市可以虚拟化管理并实现线上线下互动,由此形成物理维度上的实体世界和信息维度上的虚拟世界虚实交融、同生共存的格局。

数字族群催生新文明,网络社会构建扁平化世界。伴随社交媒体的发展和信息流动的加速,虚拟身份爱好者形成了“数字族群”。传统社会关系从原来受制于血缘、地缘的紧耦合,慢慢趋向于松耦合,社会结构也变得更加扁平。弹性就业、自主就业的兴起,孕育着新发展机遇,而“信任”成为当前数字社会的稀缺资源。

展望2021年,全球资本和技术创新跃跃欲试,5G、空天网络、人工智能和硬件芯片技术高速发展。数字创新应用已经触及治理的肌理,唤醒国际国内各层次对治理的关注。数字人民币以多种技术路径在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政策性试点;数字贸易、数据治理、数据安全、治理模式等全球治理规则的博弈成为大国制度竞争的热点。然而,数字时代,数字实力的“压舱石”依然基于制造业智能化转型水平与社会治理的数字化适应能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成为大势所趋,社会数字化转型和缩小数字鸿沟依然是构建可持续竞争力的要求。平台治理、数字治理法规完善是国内市场现代化、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题中之义,大国博弈中数字科技的角色越来越重要。